东西问韩建华:世界唯一确证的八世纪波斯文字锦为何出现在中国青海?

中新社西宁12月27日电 题:韩建华:世界唯一确证的八世纪波斯文字锦,为何出现在中国青海?

“公元4世纪至7世纪,中原战乱,河西走廊阻塞不通,吐谷浑成为联系中原与漠北、西域、青藏高原、印度等地的中心,丝绸之路青海道开始兴盛,东西商旅多取道于此,在贸易往来中促进文化交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韩建华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表示,经过近40年考古发掘,青海都兰热水墓群发掘墓葬近百座,出土了目前世界上唯一确证的八世纪波斯文字锦,许多文物的形制及装饰图案具有浓郁的萨珊波斯、粟特及中亚风格,证明都兰是丝绸之路青海道上的重要节点与东西方贸易的中转站。

热水墓群中的文物包含何种文化内涵?丝绸之路青海道对共建“一带一路”、深化各国合作有何启示?韩建华对此作深入解读。

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摄 src=年5月,第三届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论坛在西宁举行,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霍巍认为,“青海都兰热水墓群2018血渭一号墓”是近年来中国边疆考古的重要发现之一,见证古丝绸之路的发展。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摄 /

2021年5月,第三届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论坛在西宁举行,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霍巍认为,“青海都兰热水墓群2018血渭一号墓”是近年来中国边疆考古的重要发现之一,见证古丝绸之路的发展。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摄

中新社记者:八世纪波斯文字锦有何独特价值?热水墓群还出土了哪些“宝藏”文物,承载什么文化内涵?

韩建华:青海都兰热水墓群最早在1982年被青海省文物考古队发现。在对“血渭一号墓”进行发掘时,考古人员发现一件文字锦残片,经德国哥廷根大学古文字学家确认,锦上为波斯萨珊朝的婆罗钵文字,系目前世界上唯一确证的八世纪波斯文字锦。

与波斯文字锦同时出土的对马锦,上面的翼马形象在莫高窟第249窟窟顶狩猎图上也能见到,带翼神兽源自古代亚述地区,也见于塞种、大夏及希腊和印度的艺术,在丝绸之路上广泛传播。“血渭一号墓”中,出土的丝绸残片达350余件,分别来自中原汉地、中亚、西亚,其织造工艺和纹样具有多源性,实证都兰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中转站。

“2018血渭一号墓”考古新发现中,出土的人首鱼尾纹金饰片,人物脖颈饰后方飘浮的绶带,是典型的波斯萨珊王朝装饰纹样。此外,在主墓室棺板周边及祭台发现海螺、未曾炭化的葡萄籽,玻璃、玛瑙、珍珠、珊瑚,它们从康国、吐火罗国、波斯、狮子国甚至更远的地中海地区传来,见证了中国与中亚、西亚、欧洲源远流长的文化交流史。

韩建华:《史记》记载,张骞出使西域时在大夏看到邛竹杖和蜀布,能够证明早在“凿空”以前,东西方已经通过青海一带进行“点对点”的交流,只是尚未形成固定路线。

自魏晋以来,中原战乱,河西走廊阻塞不通,而此时吐谷浑国在甘、青交界草原上崛起、壮大,成为联系中原与漠北、西域、青藏高原、印度等地的中心,向东、南、西、北都有畅通的交通路线,“青海道”开始兴盛,东西商旅往来多取道于此。

吐谷浑人在“青海道”上扮演“中介”,用马换回中原货物、蜀地丝绸,又跟西域各国交换。文献记载,以北魏官吏宋云和僧侣惠生为首的入竺使一行,在进入西域时曾依靠吐谷浑的保护、翻译和向导。到南朝梁时期,以吐谷浑为中继站,与西域龟兹、波斯、于阗等国相继遣使通贡,青海道趋于成熟。

公元663年,吐蕃灭吐谷浑,统一青藏高原。7世纪末,唐、吐蕃、大食三个帝国由东向西对峙在欧亚大陆上,“青海道”的作用从迎来送往的“中介”,转变为对外扩张的“依托”——吐蕃利用青海地区农牧资源作为军事保障,不断扩大势力范围,一度控制河西走廊,卡断唐朝对外交通的“动脉”,继而扩张到中亚、南亚。

韩建华:首先,青海道是现代提出的概念。基于文献资料和考古发现,不同历史时期在青海地区形成的、连接东西方的多条区域交通道路逐渐被认知,学界将这些道路统称为“青海道”。

具体来说,《史记》记载,张骞返回长安时,本“欲从羌中归”,“羌中”即指青海一带羌人所居地区。魏晋南北朝时期,河西走廊受阻,凸显了青海道的重要作用:以吐谷浑建立的伏俟城为中心,东连西平(今西宁)和金城(今兰州);向西北有三条道路,分别通往张掖、敦煌和若羌,其中到达若羌的线路,途经都兰、格尔木、茫崖;还有经过益州(今成都)、一路沿长江抵达建康(南京)的“河南道”;在湟水流域,还有四通八达的“湟中道”。吐蕃时期,经都兰南下可与唐蕃古道衔接,到达。

可以看出,青海道并非如传统丝绸之路般连贯东西,而是由多段不同时期的区域交通道路共同构成。

张骞“凿空”后,开辟了以长安为起点,经河西走廊抵达中亚、西亚的传统丝绸之路,此时国家处在大一统时期,中央集权高度发达,为道路的完整、顺畅、稳定提供外在保障;而青海道是在河西走廊受阻后才凸显,当国家统一后,东西交通干道仍回到河西走廊,政府有意识地削弱青海道的作用,像隋炀帝在征服吐谷浑后西巡,从青海到张掖,举行万国博览会,扩大河西走廊的作用。

所以,相对河西走廊来说,青海道是地方割据政权的产物,地位显而易见,但其作用却并不亚于河西走廊。1956年,西宁城隍庙出土76枚波斯银币,考古学家夏鼐先生在当时指出,5世纪时青海道的作用是超出河西走廊的。

韩建华:早在19世纪20年代,德国、俄国探险家已经在青海道上留下足迹。20世纪20年代,德国人在都兰附近的考肖图地区发现装有丝绸、金器的洞穴。此外,法国学者沙畹、瑞士阿米海勒博士都曾从文物角度对青海道展开研究。

日本学者松田寿南基于中国古代历史文献,曾在《吐谷浑遣使考》中对青海道作了比较详尽地论述:“在公元五世纪至七世纪,以青海地区为中心的吐谷浑国,曾经向关中,或河西,或通过后者向鄂尔多斯和蒙古,或者是向蜀,或是经过这些地方向南朝频繁地转送过队商,同时并与西藏高原和塔里木盆地保持着很深的交往,作为西域贸易的中转者在东西交通中起了重要的作用。”他认为,“青海路”与“河西路”是平行存在的,并将两者的作用相提并论,这些观点都为国内的研究提供了一定的参考和帮助。

中新社记者:您认为,丝绸之路青海道的历史演变和考古成果,对续写东西方文明古国“丝路新友谊”有何启示?

韩建华:历史上青海道发挥重要作用时,正是西北各民族融合的高峰,吐蕃、吐谷浑、羌、狄、戎等多个部落、民族频繁交往联姻,逐渐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自然形成的文化认同为中华民族多元一体、血脉相承奠定基础,深厚的历史积淀是文化自信的来源。

正如当年,吐谷浑人并非刻意开辟一条连接东西的路线,西域与中原的文化在商旅往来、互市交易中渐渐相融;如今,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也通过“一带一路”经贸合作向外传播,在潜移默化中与各国文化融会贯通,增强彼此认同。

中新社记者 孙睿 摄 src=年5月,青海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合作圆桌会议在西宁举行,与会方就加强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进行了沟通协商。中新社记者 孙睿 摄 /

2015年5月,青海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合作圆桌会议在西宁举行,与会方就加强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进行了沟通协商。中新社记者 孙睿 摄

考古发掘让青海道从文献研究走向实证,文物作为一种物质表现,见证了丝路各国源远流长的友谊,更让人们跨越国界、唤起共同记忆。即使在“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物产、技术、思想的交流也从未断绝,更加证明每种文化都不是孤岛,都需相互理解包容、求同存异、和平共处。(完)

韩建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中国考古学会三国隋唐专业委员会委员、宋辽金元明清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古都学会理事。从事隋唐洛阳城考古发掘与研究,研究方向为汉唐至宋时期都城考古研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一项,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子课题负责人。自2019年主持青海都兰热水墓群2018血渭一号墓考古发掘工作,2019、2020年分别入选国家文物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2020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重要发现和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

阿拉伯帝国:曾击败拜占庭和波斯为何会输给蒙古铁骑

罗马帝国一分为二以后,东罗马帝国占据了以君士坦丁堡为核心的地中海区域。与此同时,红海也在他们的控制范围之内。

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红海的海盗越来越多,这条路算是走不通了。与此同时波斯的萨珊王朝和东罗马之间的战争,也是没个消停。

这么一来,从阿拉伯半岛通行,似乎就成了商人们约定俗成的一条通道。因此阿拉伯半岛上的麦加,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公元610年,也发现了麦加的繁荣,因此主动前来传教。3年的秘密传教过后,信徒越来越多,因此开始公开传教。

抛弃旧信仰,迎接教,这事儿引起了当地统治者的强烈不满。因此公元622年,被迫离开麦加,来到了麦地那。这一年的7月16日,被称为教历中的元年元旦。

在麦地那,如鱼得水,传教事业风生水起,继而组建了一支强大的教军队。他们兵临麦加城下,迫使当地统治者接受了教,同时便以麦加为中心,建立了阿拉伯帝国。

那时候的欧亚非大陆上,大家都着眼于拜占庭帝国和波斯帝国之间的战争,很少有人去注意他们的南部,其实有一个阿拉伯帝国,正在不断崛起。

这还不够,他们甚至瞄准了基督教圣地耶路撒冷,在围攻2年后,居然成功将其拿下。差点把拜占庭帝国的皇帝给整哭了。这还不够,他们还顺道占领了埃及,拜占庭帝国只能干瞪眼。

打赢了拜占庭帝国以后,阿拉伯帝国的军队挥师东进,朝着波斯萨珊王朝而来。公元642年,萨珊王朝被阿拉伯人击败,6年以后,阿拉伯人彻底征服了波斯人。

正当奥斯曼准备进一步对外扩张的时候,的堂弟兼女婿阿里,对出身倭马亚家族的奥斯曼的正统性提出质疑,并且因此组建了什叶派。

当时大家都认可奥斯曼的逊尼派,因此什叶派和逊尼派,成为了教中的两大派系,争斗不休。最终在公元656年,奥斯曼被刺杀。

公元661年,哈瓦立及派的人,又把阿里给刺杀了。这么一来神权共和时代就这么结束了。不过这一时期的阿拉伯帝国,在四大哈里发的经营之下,已经拥有了2140万百姓。

公元661年,阿里被刺杀以后,倭马亚家族的穆阿维叶成为新任哈里发。他可不想帝国再这么乱下去,因此将禅让制度,改成了世袭制度,这就是倭马亚王朝

倭马亚王朝时期,继续秉持着昔日的对外扩张路线年,阿拉伯帝国攻占了阿富汗,此后兵分三路,一路向北进军中亚草原,一路向东,在帕米尔高原与唐朝的军队交战。还有一路向南,阿拉伯军队占领了印度大陆上的各大邦国。

公元747年,阿拔斯派与波斯后裔、什叶派等力量联合在一起,共同推翻了逊尼派掌权的倭马亚王朝,建立了阿拔斯王朝。他们都穿黑衣服,所以史称黑衣大食。

公元869年,一个自称阿里后裔的人,四处宣传解放黑奴的思想,使得大批黑奴聚集在一起,发动了反对阿拔斯王朝的起义。

因此,官僚对底层百姓的压榨,就会越来越严重。表面上看帝国越来越繁荣了,实际上底层人的日子很不好过。

为啥洪秀全不公开反抗?那是因为他自己也是靠这一套起家的,他要是反抗了,自己的地位不就不稳了?

比如说阿布阿杜建立的卡尔马特派,就是在教什叶派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他们公开反对逊尼派,并且发动了起义。

公元788年,什叶派也不甘寂寞,他们的一部分信徒,跑到北非的摩洛哥,建立起了伊德里斯王朝。

西欧的十字军开始东征,为了争夺圣城耶路撒冷,他们和阿拉伯帝国打了很长时间,结果阿拉伯帝国损失惨重。

1258年,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的弟弟旭烈兀攻入了巴格达,2年后攻入大马士革,彻底灭亡了阿拉伯帝国。

财联社9月27日电,意大利在得不到俄罗斯天然气供应的情况下也获得了足够的冬季天然气供应。

全国政协办公厅、中央统战部、国务院侨办、国务院港澳办、国务院台办、中国侨联联合举行国庆招待会汪洋致辞

美预测:若俄用核武器恐近亿人伤亡 泽连斯基:普京是认线年前,湖北老人银行转钱,行长吓得报警,掏出证件公安向她道歉

大疆图传神器终于开卖了:跟顶配iPhone 14 Pro Max一个价

AMD 推出锐龙嵌入式 V3000 系列处理器:Zen3 架构,10-54W TDP

英特尔确认正开发按需解锁Sapphire Rapids处理器功能的机制

七彩虹 CVN 系列 Z790 主板发布:支持 13 代酷睿,16+1+1 相供电

亚美尼亚国徽上的圣山为何在土耳其境内?

一个国家的国徽,往往可以体现出该国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或意识形态。然而,亚美尼亚的国徽却比较特别,国徽里的元素展示的是“外国”山脉。

亚美尼亚把一座山放在国徽中间,即亚拉腊山(亚拉拉特山、阿勒山)。既然放在国徽的最中间,亚拉腊山在亚美尼亚人的地位就不言而喻了。这里从古至今被亚美尼亚人认为是“圣山”。

然而,这座山现在却不在亚美尼亚境内,而是归属于土耳其,距离亚美尼亚首都约30公里,与亚美尼亚边界仅“一步之遥”。

亚美尼亚和土耳其虽是邻国,但两国关系可谓是苦大仇深。1915年-1917年,奥斯曼土耳其对境内的亚美尼亚人制造了种族屠杀事件。亚美尼亚独立后,土耳其政府一直拒绝承认这次大屠杀,两国至今没有实现关系正常化。

而更特别的是,亚拉腊山在20世纪时划给了土耳其。亚美尼亚把亚拉腊山放入国徽,引起了土耳其的抗议,认为亚美尼亚此举是对土耳其有领土要求。亚美尼亚干脆宣布不承认亚拉腊山归土耳其所有。

关于这座山的归属一直以来都是困扰两国关系的焦点之一。那么,亚拉腊山对于亚美尼亚的意义是什么,这座山是为何落入土耳其境内的?

亚美尼亚国徽上的图案,主要是鹰和狮子把持一个盾牌。盾牌四周的四个象限的图案代表了亚美尼亚历史上的四个王国。

盾牌最中间的亚拉腊山是一座锥状火山,由熔岩和火山灰等火山喷出物堆积而成。主峰海拔5137米,是土耳其境内的最高峰。亚拉腊山是一座死火山,最近一次活动在1840年。因为基督教传说是诺亚方舟停靠的地方,被亚美尼亚人奉为“圣山”。

亚美尼亚人之所以把亚拉腊山认为“圣山”,跟基督教有着密切的关系。亚美尼亚人是一个古老民族。早在公元前16世纪时期,他们就活跃在高加索地区。

高加索地区及周边因为山峦叠嶂,可以作为地理屏障,加上这里附近地处亚欧之间的过渡地带,所以一直是周边强权觊觎的目标。

然而,亚美尼亚民族虽然古老,但长期生活在山地,因此人口较少,他们不得不臣服于周边的强大政权。

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帝国占领亚美尼亚。随着马其顿的后继者——塞琉古帝国衰落,公元前190年亚美尼亚人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独立国家——阿尔塔什斯王朝。

此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亚美尼亚人通过南征北战,不仅仅占领了亚拉腊山,更一度将疆域扩展到地中海东海岸。

公元1世纪,随着罗马帝国和波斯帝国向高加索地区扩张,亚美尼亚成为了东西两大帝国争夺的势力范围。公元1年,罗马占领亚美尼亚西部。亚美尼亚东部成立了“阿尔沙克王朝”,依附于波斯帝国(帕提亚帝国)。

罗马和波斯在高加索地区争夺之时,也是基督教诞生之时。波斯人为了维护统治,在亚美尼亚强制推行拜火教。

为了不被波斯人同化,公元301年,亚美尼亚国王梯里达底三世宣布皈依基督教,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国家。罗马帝国直到公元312年才宣布基督教的合法性,公元392年才被确定为国教。

公元395年,随着罗马帝国分为东西两部分,亚美尼亚和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实现了接壤。作为两个基督教国家,亚美尼亚和东罗马都把亚拉腊山看得十分重要。

《圣经》记载,诺亚根据上帝的嘱托建造了一座方舟,搭载着诺亚的家人和一些陆生生物,躲避了一场因神的惩罚的洪灾。在搭乘方舟220天后,洪水消退,诺亚和他的家人在亚拉腊山附近停靠。

亚拉腊山被认为是洪水退去后,第一个出现人类活动的地方。占有这座山的亚美尼亚人把它视为“圣山”。

公元7世纪,亚美尼亚周边出现了另一个强大的政权——阿拉伯帝国。公元632年,阿拉伯帝国并灭亡了波斯,并占有了亚美尼亚部分地区。

阿拉伯帝国统治区域内包括波斯人等多个民族皈依了教,但亚美尼亚人却是特例。为维护基督教信仰,亚美尼亚人多次发动起义。

公元884年,在拜占庭帝国的支持下,亚美尼亚人建立“巴格拉提德王朝”。但亚美尼亚依然处于两大帝国的夹击下。

13世纪时期,亚美尼亚东边迎来了蒙古帝国。蒙古灭亡了阿拉伯帝国。而在亚美尼亚的西边,塞尔柱突厥人建立了奥斯曼帝国。1453年,奥斯曼帝国灭亡了拜占庭帝国。

16世纪,曾经被阿拉伯人和蒙古人统治数个世纪的波斯人终于建立了“萨菲王朝”。亚美尼亚人东西方向再次出现了两个不同的强权:波斯和奥斯曼,并且两个都是信仰教的国家。亚美尼亚成为了两个政权斗争的焦点。

亚美尼亚人屡屡抵抗两个“异教”帝国的入侵。但因为实力弱小最终丧失了独立地位。奥斯曼和波斯为了争夺亚美尼亚,谁也没有赢下对方。

1555年,双方签订了《阿马西亚和约》,亚拉腊山成为了奥斯曼和波斯的边境。亚拉腊山以东的东亚美尼亚被波斯占据,亚拉腊山以西的西亚美尼亚被奥斯曼占据。

从公元前到公元16世纪,从罗马vs波斯,到拜占庭vs阿拉伯,再到奥斯曼vs波斯,亚美尼亚始终面临的是来自东西两边的强权夹击。

17世纪时期,亚美尼亚的北边方向迎来了一个新玩家——俄国。为了寻找温暖出海口和地理屏障,俄国将扩张的目标放在了地中海、黑海、里海地区。

要想寻求出海通道,俄国就必须与两个国家(波斯和奥斯曼帝国)分别打一战。

俄国通过发动了第五(1768年-1774年)、第六次(1787年~1792年)俄土战争,战胜了奥斯曼。奥斯曼与俄国签订《雅西和约》,承认俄国兼并克里米亚半岛和高加索部分地区。

俄国和波斯之间也爆发了俄波战争。波斯因国力衰落,先后和俄国签订了《古利斯坦条约》(1813年)和《土克曼恰伊条约》(1825年),俄国占领了东亚美尼亚地区。

俄国占领的东亚美尼亚地区,包括现代的亚美尼亚全境,以及靠近亚拉腊山的地区。俄国和亚美尼亚都是基督教信仰,因此两个民族有着天然的亲近感。亚拉腊山作为奥斯曼帝国和俄国的边界山,亚美尼亚人可以从山的一侧进入。

俄土战争和俄波战争后,大约有100万亚美尼亚人生活在东亚美尼亚(俄国境内),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亚美尼亚人数量则多达175万。

19世纪中期,奥斯曼帝国还生活着包括塞尔维亚人、希腊人、保加利亚人在内的多个基督教民族。为了征收更多的税收以及防止西方基督教国家的干涉,奥斯曼实行“米勒特”制度,非教徒需缴纳更多税收以换取自治。

奥斯曼的亚美尼亚人起初在米勒特制下,通过经商的方式成为了较为富裕的阶层。随着19世纪中期巴尔干民族独立潮到来,希腊、塞尔维亚等国在俄国的帮助下相继取得独立,大大鼓动了奥斯曼境内亚美尼亚人独立的想法。

与此同时,俄国为了进一步分化奥斯曼帝国,一直鼓动奥斯曼的亚美尼亚人独立,他们把俄国当成“保护人”。奥斯曼帝国和亚美尼亚的矛盾加深。

20世纪初,随着奥斯曼帝国境内的基督教民族纷纷独立,主体民族——土耳其人的人口占比越来越高。为了突出土耳其人的优势,奥斯曼帝国用残酷的手段打压亚美尼亚人。

1914年,一战爆发。奥斯曼所在的同盟国,与俄国所在的协约国在高加索地区展开激战。俄国全力支持亚美尼亚人独立。

随着奥斯曼帝国在战争中处于被动局面,奥斯曼统治者把战败的罪责推到亚美尼亚人身上,认为他们“勾结”了外部势力。1915年,奥斯曼帝国通过《特尔西法案》,允许军队驱逐“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对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进行有计划的种族灭绝。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大约150万亚美尼亚人被害。

1917年,俄国国内爆发了十月革命。苏俄面临着国内反动势力和西方的联合绞杀,不得不宣布退出一战。苏俄和同盟国签订了《布列斯特和约》,其中包括允许亚美尼亚等外高加索三国独立。

一战以同盟国的战败告终。1920年协约国与奥斯曼签订了《色佛尔条约》,承认原属于奥斯曼的西亚美尼亚地区独立。高加索地区出现了两个亚美尼亚:俄国控制的东亚美尼亚和即将独立的西亚美尼亚。

然而,1921年,土耳其爆发了救国运动,重新占据了西亚美尼亚并控制了亚拉腊山,《色佛尔条约》成一纸空文。苏俄(苏联)控制了外高加索三国,帮助三国建立了苏维埃政权。

然而,即将成立的苏联面临着西方势力干涉的危险。为了稳住南部边陲和土耳其这个体量庞大的邻居,1921年,在苏俄(苏联)的主持下,即将加入苏联的外高加索三国和土耳其签订了《卡尔斯条约》,划定了新的边界,将亚拉腊山全部划给了土耳其,亚拉腊山不再作为边界山,以换取了巴统(属格鲁吉亚,一战期间被土耳其控制)这一黑海良港和石油重地。

1922年,亚美尼亚加入苏联,成为了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亚拉腊山,这一亚美尼亚人心中的圣山成为了苏联和土耳其的政治交换的牺牲品。

苏俄(苏联)不顾亚美尼亚人感情,将亚美尼亚人心中的圣山划给土耳其的行径引起了亚美尼亚人的强烈不满。为了表达对于圣山的向往,亚美尼亚苏维埃共和国将这座山放入国徽中。

苏联解体后,亚美尼亚脱离苏联独立。土耳其和亚美尼亚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不管是过去的奥斯曼帝国还是今天的土耳其,都拒绝承认亚美尼亚大屠杀。两国至今没有建立外交关系。

除了大屠杀之外,亚拉腊山的归属也是影响两国关系的焦点之一。亚美尼亚独立后,宣布《卡尔斯条约》违背亚美尼亚人的意愿,拒绝承认亚拉腊山归属土耳其。亚美尼亚独立后的新国徽也将圣山划入其中,以宣誓主权。

实力弱小的亚美尼亚想收回亚拉腊山,可谓是难上加难。因为两国关系紧张,边境一直处于封锁状态,亚美尼亚人只能从首都埃里温远眺圣山,无法直接通过陆路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