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教廷毁于一旦 蒙古人的世界大征服到底有多可怕!

自从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之后,蒙古的军事潜力几乎在战争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那些曾经行进如风的草原勇士,拎起屠刀开始了对全世界的大征服。在东亚地区,蒙古先后歼灭西夏、并在野狐岭打败金朝,获得史无前例的大胜,而与金朝相比南宋的防御确实有效,竟然能连续挡下蒙古大军三次大规模的入侵,并在蒙古政权之下继续维持了40年之久,可以说是蒙古政权统一之后最难啃下的钉子。前两次在南宋江淮联动、川蜀战线撞得头破血流,损兵折将,还打上了一位蒙古大汗,并造成蒙古帝国分裂为包括元在内的蒙古汗国。蒙古帝国最后一次对宋进攻,最终是通过长达6年之久的襄阳防御战,才将宋政权送入历史。

以上关于东亚地区的征服历史,大家可能比较熟悉了。但在世界历史上的蒙古大征服,主要关注点还在欧亚大陆的中心,即中东地区。比起东亚那些难以对付的对手,中东东欧地区的家伙们可以说在蒙古的征服下是屡战屡败,蒙古人征服的速度,与东亚地区而言,可以说是快的太多了。简而言之,这些中东东欧地区的政权,面对蒙古这样的对手,简直是刀板上的羊肉。

其中最惨的莫过于伊斯兰教的信徒与我们熟悉的战斗民族的祖先罗斯人了。罗斯人,则不必说了,他们历史的辉煌还要等到后面从蒙古人控制下独立的莫斯科公国的历史开始说起。但伊斯兰教就不一样。在蒙古人出现之前,抛开中国地区不谈,伊斯兰教无疑是整个欧亚大陆的扛把子存在。可以看下下面这张图来见识一下扩张的可怕!

以上正是世界自诞生起的飞速扩张之路,可以说在蒙古人的大军出现之前,排除掉远东的中国地区,伊斯兰教就是世界最强的力量,十字军屡次折戟,东罗马疆域面对咄咄逼人的攻势也只能一再屈服。而现在他们终于要见识到何为恐惧。

在蒙古人击败屠戮了他们的宿敌花剌子模之后,便向着这个繁花似锦的伊斯兰世界,抽下了狠狠的鞭子。蒙古一共发动三次西征,而其西征打下的区域之广阔,至今仍让人惊叹,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数不尽的鲜血与杀戮。

蒙古对伊斯兰世界的破坏可以说是极其严重的。总之可以概括为两点,第一点就是地区文明的惨遭毁灭性的杀戮,这种残酷的屠杀是我们生活在现代的人难以想象的,蒙古军每次攻城之前, 他们都会将临近的男性强行拉壮丁,集合起来在城池下, 让这些人腰里挂上刀剑, 驱赶着他们去攻城,让无辜的平民作为炮灰。而这样逼迫守城方杀戮自己的同胞,来降低瓦解敌人的意志。待守城方被蒙古人用炮灰消耗完守城器材,士气低落的时候, 蒙古人再派出自己的军队开始发起凶猛的冲锋。这种狠辣又高效的作战方式可以说对那些被征服的地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而且几乎在几次西征中为了报复与掠夺,蒙古人几乎对每座攻下的城池都实施屠城,洗劫城市,屠杀男性壮丁,抢夺妇孺,而工匠则押回蒙古为奴强迫他们打造出各类兵器。像后来蒙古用于攻城的回炮正是从手上得到的。

而直到15 世纪,已经过去了近两百年的时光后, 蒙古人的在该地区的继任者帖木儿王朝的沙合鲁·兀鲁伯与忽辛·拜合剌试图复兴这些地区, 但地区受到的伤害实在太重,竟然也没有能够全部恢复,可见当时荼毒之深。有时候看到那些历史类著作中总是用一些官话式的言语把征服者造成的杀戮轻描淡写的一句带过,却着重描述征服者的胜利史诗,或许只有让他们回到过去见识下,当一回马刀下的无辜的民众才能知道人的生命有多么可贵。

而对伊斯兰教的第二个重大打击就是宗教领袖的消亡,当时的伊斯兰教仍然是存在一个实际上的宗教领袖,叫哈里发。再加上世界政教合一的特性,哈里发的权力可以说即使是天主教世界的教宗也难以比及的。参考因为坚持真理,坚信日心说的伽利略而被教廷审判,剥夺其宗教信仰,终身软禁。就算如此,教宗的权势还是比不上哈里发,可就是这么一个宗教领袖还是被蒙古人送入了历史。

在旭烈兀领导的第三次西征中,他们的目标则是建立一个在西方的新帝国。于是他征服波斯之后,很快把目光盯在了富得流油的阿巴斯王朝上了。 阿巴斯王朝自建立起已经屹立在欧亚大陆中心长达500年之久,末代哈里发穆斯塔绥姆只是一个无能之辈根本没有能力阻止蒙古人,蒙古人很快包围了巴格达城, 并于 1258 年 1 月 10 日攻下巴格达。 哈里发及其属下很快被监禁起来, 于数日后被处死。 巴格达城这座被经营数百年的世界名城遭到毁灭。 蒙古焚毁全城,从此这座曾经和中国古都长安媲美的城市,拜占庭的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古城落幕了。而就这样阿拉伯帝国也就自此灭亡了,这次打击对伊斯兰教的正统几乎是毁灭性的。

这里引用一下阿拉伯史学家伊本·阿绥尔在伊斯兰教的编年史中的记载:“他们 (蒙古)的侵入近东, 是他所知道的人类所遭受的最大灾难”。战争的主题永远是杀戮与掠夺,而对我们来说幸运的是,在蒙古帝国的征服区域中,最早驱除蒙古人的地区正是我们中华地区,蒙古人仅仅在汉地维持了89年的历史,便被红巾军的男儿们赶回蒙古草原吃沙子了。而可怜的中东与东欧地区则足足被征服了200年之久,才见到复兴的曙光。

“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恐怖和死亡之路

“伊斯兰国”头目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在美军特种部队26日突击行动中身亡。

巴格达迪2014年7月4日在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努里寺首次公开露面。他原名易卜拉欣·阿瓦德·萨马莱,1971年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北萨迈拉镇附近的贫困区域出生。

巴格达迪的家人是萨拉菲派,信仰极度保守的逊尼派教义。受家庭影响,他2003年加入萨拉菲圣战派。

美国那一年入侵伊拉克。巴格达迪因为反对美国军事行动而遭逮捕,监禁在布卡监狱直至2004年2月。美方人员当时认为,巴格达迪只是“煽动者”,而非“军事威胁”。

叙利亚2011年爆发内战,他借机扩张自己旗下的组织。受他领导的“”与叙利亚“支持阵线”合并,成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

巴格达迪2013年与“基地”组织头目艾曼·扎瓦希里“闹翻”,开始“单干”。他的追随者2014年得以控制伊拉克和叙利亚大片土地。那一年6月,巴格达迪宣布建立一个所谓的“哈里发国”。

“伊斯兰国”2016年进入鼎盛时期,控制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村镇到巴格达郊区数以百万计民众。

与“基地”发动大规模袭击不同,巴格达迪和其他“伊斯兰国”头目主张支持者就地投入暴力行动。这一组织声称在全球多地发动袭击,包括法国首都巴黎、法国南部城市尼斯、英国首都伦敦、英国北部城市曼彻斯特、德国首都柏林。

2017年6月,一度传出巴格达迪在叙利亚北部城市拉卡遭俄罗斯战机炸死。他随后发布音频文件,否认自己丧生。

巴格达迪疑似今年4月最后一次“发声”,承认“伊斯兰国”失守在叙利亚的最后据点。伴随“伊斯兰国”衰落,巴格达迪隐姓埋名,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辗转,只有司机和两名保镖跟随。他担心遭刺杀和下属背叛,不用手机,经由多名线人与在伊拉克的两名主要助理联系。

路透社报道,“伊斯兰国”“国防部长”伊亚德·奥贝迪可能成为巴格达迪的继任者,但此人目前不知所踪。(包雪琳)(新华社专特稿)